列子 - 偽書爭議

一些人認為《列子》的原著在西漢以後便已散失,唐代柳宗元已經懷疑此書的來源,姚际恒《古今伪书考》首先认定《列子》是伪书,現存的《列子》已經不是原著,而是晉人湊雜道家的思想而寫成的,高似孫、黃震、叶大庆、钱大昕、姚鼐、何治運、俞正燮、吳德旋、汪繼培、钮树玉、章炳麟、陳三立、梁啟超等人都以為此書為偽。 楊柏峻《列子集釋》所附〈辨偽文字輯略〉亦引朱熹〈觀列子偶書〉作此書辨偽例證,以為《列子》剽竊佛書,然而實際上朱熹的意見正好相反。〈辨偽文字輯略〉引朱熹言:「又觀其言精神入其門,骨骸反其根,我尚何存者,即佛書四大各離,今者妄,身當在何處之所由出也。他若此類甚眾,聊記一二於此,可見剽掠之端云。」然而朱熹的意見是以為佛書剽竊《列子》,在《語類》中說得更為明白:「今看《圓覺》云『四大各散,今者妄,身當在何處』,即是竊《列子》『骨骸反其根,精神入其門,我尚何存』語。」(卷126)。 马叙伦《列子伪书考》说:“盖《列子》晚出而早亡,魏晋以来好事之徒聚敛《管子》、《晏子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山海经》、《墨子》、《庄子》、《尸佼》、《韩非子》、《吕氏春秋》、《韩诗外传》、《淮南》、《说苑》、《新序》、《新论》之言,附益晚说,假为向序以见重。”。钱钟书在《管錐编》中提出《列子》受佛教思想影响,可知是魏晋时代的伪书,但也指出《列子》全书“窜取佛说,声色不动”,“能脱胎换骨,不粘皮带骨”。 現存《列子》的注本有晉代張湛注的《沖虛至德真經》八卷。清朝即有人懷疑是張湛作品。章太炎认为今本《文子》与《列子》“同出一手”,因此,“疑即张湛伪造”。。季羨林更指出《列子》的作者是張湛,他的《列子·湯問篇》第五事實上抄襲了太康年竺法護譯的《生經》卷第三,一個源自印度神話《國王五人經》裡機關木人的故事。這部書的纂成一定不會早於太康六年(285年)。季羡林请胡适斧正。胡适复信:“《生经》一证,确凿之至!”。钱钟书《管錐編》中提出,“偽託者未必為作注者之張湛。”但如果《列子》真是張湛所作,“不足以貶《列子》,只足以尊張湛”。 現今學者對於列子偽書說分為三種意見:偽書、非偽書、包括列子本人的思想再加上後人整理。


这些文章可能也是有趣的:

★ 列子 - Summary ★ ★ 列子 - 偽書爭議 ★ ★ 列子 - 本書相關之成語故事 ★ ★ 列子 - 譯本 ★ ★ 列子 - 參考文献 ★ ★ 列子 - 外部連結 ★

查找更多文章 →

This text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-Alike License 3.0. See more / Authors